登山是有益身心的活動,但同時也具備一定的風險,所以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啊!

2011年,中山醫大學生張博崴獨自攀登南投白姑大山卻迷路,大批警消人員入山搜尋51天無果。

然而,民間山友僅搜尋2天就找到張男遺體,家屬因而控告消防局等救援有疏失。14日,最高法院駁回上訴,判全案免賠定讞。

(示意圖。圖片來源:Adobe Stock

2011年2月27,21歲的張博崴原本約好與朋友一起攀白姑大山,但朋友臨時爽約,他便獨自一人登山露宿。

原本預定28日下山,他卻在當天致電女友表示自己迷路,但會嘗試找到下山的路。到了晚上他卻遲遲未歸,女友因而報案。

3月1日,南投消防局展開搜救活動,大批警消人員搜索了51天卻一無所獲。

一名黃姓山友4月19日加入搜尋行列,次日,他依循張女友所描述通話時聽到的溪水聲,沿著北港上游找尋,終於找到蜷曲在睡袋裡的張博崴遺體。

張博崴(圖片來源:影片截圖)

對比51天與2天的搜救效率,家屬質疑山難救援機制失能,控告消防局等5個國家機關救援有疏失,求償660萬餘元。

台北地院一審判決指出,南投消防局未查訪當天其他山友,以研判張博崴的可能位置。

另外,無及時掌握張的手機通聯,而錯失了從背景聲音研判迷途路段,以致無法縮小搜索範圍,不僅虛耗人力也無法及時救回張,據此判決南投縣消防局應賠張家共約267萬元。

張博崴雙親(圖片來源:影片截圖)

案經上訴,高院二審認為,消防局當時判斷搜救地點,是考量相關資訊並與協助救災機關團體討論。

至於調閱張博崴手機通聯紀錄、查訪山友,並非法定規定應執行的搜救措施;再來,張迷途後仍繼續移動,即使查閱通訊紀錄,也無法避免張男死亡風險。

(示意圖。圖片來源:Adobe Stock

此外,高院認為張博崴之死與搜救行為「沒有因果關系」,指張男當時已21歲,有判斷危險的能力。

當他告知女友迷路後,應留在原地或手機訊號所及之處等待救援,他卻冒險移動,有未注意自身安全等過失,人民對國家並無要求享有「登山零風險」的請求權。

高院二審因而認為,消防局已盡力搜救,並無過失,去年逆轉改判張家敗訴;最高法院14日駁回張家上訴,南投縣消防局免賠,全案定讞。

(示意圖。圖片來源:Adobe Stock

對此,南投縣政府消防局感激法官給予公平的審判,也還了當初參加搜救的人員一個公道,對基層而言絕對是一大鼓舞,此舉將大幅提昇搜救人員的士氣。

張博崴家屬則表示未感到失落,張父強調從未責怪消防人員救援不力。

他指出,這是國家系統失靈、反應不足的現象,他也希望救難機制日後會有所改善,政府也應正視山林教育與體制缺失的問題。

(圖片來源:影片截圖)

張博崴山難案件總算告一段落了,登山確實無法做到「零風險」,因此,在事前應做好安全措施,而本身的危機意識也相當重要。

無論如何,逝去的人始終再也回不來,希望家屬不要沉浸在悲痛中,好好生活吧!

分享
分類: 新聞

精彩影音

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

精選文章 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