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劉夢,在學生時期,我最害怕的就是開家長會。因為每每開家長會,同學們都會評頭論足說自己和父母多麼多麼像,然而我和我的父母卻不像。這是因為,我並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。

長大后,我從鄰居劉寡婦口中得知,我的生父生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拋棄了我。母親接我回家的時候,她們已經40歲了。剛好現在的父母沒有兒女,就把我當做親生女兒來養。供我讀書,60歲了還要去工地去上班。

示意圖,與本文內容無關

我們家的情況可以說比較貧困,我當時申請辦理的特困生,也勉強幫著父親減輕了一些生活壓力。很驕傲,我是我們村的第一個女大學生。本來想考研,但是迫於家裡貧困,當時母親身體也不好,就選擇放棄,想著努力找份工作,讓父母過上好日子。

很快,我找到了一份城裡的會計工作,雖然收入不高,但也勉強支撐家裡。城裡的生活費也很高,開工資的時候,我會寄回去一大部分。自己留著點零頭,不吃飯是常有的事,偶爾也吃點泡麵。期間,認識了一個小夥子。

小夥子是城裡人,雖然說不上帥氣,但是和他在一起感覺很踏實。於是,不久我們相處了兩年便結婚了。其實,我很想讓二老來城裡住。但是母親一直說她不願意住,說住不習慣。

婚後一年,我懷孕了,做了媽媽。因為懷孕行動不便,我也沒有回家。母親擔心我,以為是不是受到什麼委屈不願和家裡說。沒和我提前說,就獨自來了城裡。因為當天,好閨蜜結婚,我便去了幾天,直到父母從家裡打來電話,我才知道母親來。

 

當我往回趕的時候,發現母親已經走了。我問婆婆為什麼母親剛來就走。只見婆婆沒好氣的說,她想走,我還能攔得住她嗎?當時我覺得事情有些蹊蹺,看到婆婆激動的樣子,我覺得調一下樓道的監控看一下什麼情況。

我看到母親背著一袋子東西站在門口,站了很久,婆婆才開門。婆婆一直堵在門外,整整僵持了一個多小時。最後婆婆接過了袋子,推搡著母親出去,只能看見母親是哭著走的。看到監控里的一幕,我的心如刀割。

父親給我打來電話,告訴我了那天的事情。

婆婆堵在門口嫌母親鞋子太臟,還高聲說母親不是我的生母,讓和我斷絕關係,不要再來往。省的耽誤我們。母親當時心急,便想進來。婆婆便推搡了起來,母親見進不去只得讓婆婆給我東西,自己走了。

放下電話,我打開了熟悉的袋子,是一袋子柿子。母親知道我小時候最愛吃家裡的柿子,特意不遠萬里想給我送來,讓我嘗嘗家裡的味道。因為路上的顛簸,也爛掉了擠壞了幾個。捧著一袋子柿子,我哭成了淚人。那棵柿子樹,樹下的父親母親,手中的這袋柿子,我這輩子也忘不了。

分享
分類: 生活

精彩影音

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

精選文章 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