裡木村後面是一片茂密蔥翠的竹林,竹林裡是墳地,村裡按照各個家族來劃分區域,家族裡逝去的人都會埋在自家的那個區域裡,時間久了,竹林裡壘起的墳丘越來越多。

向小晴嫁到劉家的第二天,丈夫劉光明就告訴她說:「媳婦兒,我們劉家有個規矩,新過門的媳婦都得去墳地拜祭先人,一會兒娘把祭品准備好了就過來叫你。」向小晴點了點頭,「嗯,我曉得了。」

去竹林的路上,安翠鳳一邊整理籃子裡的祭品,一邊囑咐道:「小晴啊,新人過門祭拜先輩是我們劉家的規矩,給他們燒香磕頭,以後你才會得到先輩們的庇佑。以後就算娘不在了,你也不要忘了。」向小晴用手挽著她,「娘,你放心吧,我記住了。」

幾年後,安翠鳳中風癱瘓了,向小晴盡心服侍她,從來沒有嫌她髒,也從來沒有說過一句重話。安翠鳳在病床上躺了幾年,最終還是去了。向小晴和劉光明拿出大部分積蓄給她舉辦了葬禮,向小晴趴在她的棺材上哭成了淚人兒,鄰居們都知道,安翠鳳拿向小晴當自己親生閨女看,她死以後,女兒當然會傷心難過。

頭七那天,安翠鳳煮了豬頭肉去墳地祭拜娘,她望著面前隆起的泥土,嘆了口氣,「娘啊,以前我們倆是一起來墳地祭拜,現在呢,你在裡面我在外面,想想還是覺得難以接受……」

村子到集市是一條小路,下雨天變得泥濘不堪,腳一踩下去,鞋上全是泥,看著就讓人心煩意亂。後來,村長給大伙兒開了個會,叫大家共同出錢在村子東邊修一條通往集市的公路。

以前,村裡的房屋大多集中在西邊,修了公路後,大家逐漸往東邊遷移,為了出行更方便。

搬家那天,向小晴撫摸著安翠鳳的遺像說:「娘,我們也要搬家了,可惜你這輩子沒來得及住新房就去了,哎!」

向小晴覺得奇怪,最近老是夢見去世多年的娘,每次在夢裡她都要把她帶向一個地方,可是走著走著就消失了。她不知道,娘到底要把她帶到哪裡去?

這天凌晨,向小晴又做起夢來,在夢裡,娘坐到她床頭說:「孩子,快起床,娘帶你去個地方。」

向小晴揉了揉眼,就一路跟著娘往前走,她們從東邊的新房一路往西走,經過一座座被主人遺棄的舊瓦房,那些房屋沒有人居住,顯得破敗不堪。不一會兒,她們就來到自己的老屋門前。

向小晴轉過身來,正想問娘為什麼要帶她來老屋,卻發現娘不見了。向小晴到處找,一邊找一邊喊,喊著喊著就醒了。她立即從床上坐起來,屋外下著傾盆大雨,夜色漆黑,身旁的丈夫正呼呼大睡。

向小晴久久不能平靜,這段時間頻頻做這個夢,娘一定想要告訴她什麼。她的腦子裡浮現起一些零碎的片段,曾經好像聽娘提起過,他們住的老屋很多年前是財主的,數次易主,到了他們劉家的手裡。

出於好奇,向小晴拿著手電筒,披著蓑衣就向老屋走去。一陣狂風暴雨過後,那座老屋壽終正寢了,屋梁和瓦片七零八落地攤在地上,接受雨水的洗禮。

向小晴用木棍支開那些過膝的青草和滿地的南瓜藤,在老屋的殘垣上漫無目的地走著,突然,手電筒到達的地方出現一些反光,她走過去看,眼前的一幕簡直不可思議,廢墟中竟掩埋著一些銀元。

向小晴明白了,娘讓她來老屋,就是為了讓她找到這些寶貝。她很慶幸自己來得及時,如果天亮才過來,也許就被清早過來摘菜的鄰居發現了,或者那些到處追逐打鬧的小孩。向小晴激動得哭了起來,她立馬跪下來,向著竹林的方向磕了三個響頭。

分享
分類: Uncategorized

精彩影音

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

精選文章 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