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裡的趙立斌膝下有三個子女,老大叫趙權,老二叫趙文,老三叫趙芳。趙權是一個處事圓滑、自私自利的人,趙文唯唯諾諾、循規蹈矩,沒有什麼遠大的抱負。趙芳最明顯的特點就是重情重義、愛恨分明。他們三兄妹性格迥異,但關係非常融洽。

後來,趙芳和丈夫去小鎮上開了一家飼料店,除了賣飼料送飼料,他們還學會了給豬看一些小毛病。開始那幾年,飼料生意不錯,兩口子忙得熱火朝天,連吃飯都顧不上。所以,那幾年攢了不少錢。

老大趙權和媳婦兒去城裡打工,不甘於過平淡生活的趙權一直想創業,後來他和朋友合夥開公司,但是手上的啟動資金不夠,他給妹妹趙芳打了個電話:「小妹,我和朋友打算開一家裝修公司,可是現在手上還差十萬塊錢,你看能不能借我應急?」趙芳聽大哥要開公司,心裡當然替他高興,於是毫不猶豫就把錢借給他了。

老二趙文是三個孩子中唯一一個性格和父親比較像的人,他對生活沒有什麼要求,只想把每寸地都種上莊稼,然後希望有個好收成。這就是他認為最幸福的事情。

老爺子在村裡待了幾十年,不習慣去別處生活,於是留在老家,由老二照顧。老大和老三每個季度都會給老二寄伙食費。

老大就是一隻狡猾的老狐狸,他有一套自己的為人處世的方法,和不同的人打交道,他總能很快找出最好的相處秘訣,並且投其所好,對症下藥,他的人際關係處理得越來越好,認識了不少有身份地位的人。賺到錢后,他又投身於房地產事業,賺得盆滿缽滿。

趙芳的飼料店越來越不景氣。小鎮上的競爭者越來越多,鎮子不大飼料店卻開了五六家。並且養豬的人越來越少,大家都跟風去城裡賺錢,一時之間飼料店的生意變得慘淡不堪。

老二之前住的是老爹的瓦房,聽了小妹的開導后,他的思想也有了進步。他打算修一座兩層的樓房。房子快要完工的時候,他手上差點錢,於是叫小妹借點來應急。趙芳卻抱歉地說道:「二哥,按道理來說,你修房子我應該支持,不過……我們現在手上也沒有錢,現在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了……」怕小妹自責,趙文還反過來安慰她,叫她看開一些。

後來,趙芳身體感到不適,去醫院檢查說是腎臟出了問題,大夫建議他們去市裡的大醫院治療。趙芳和丈夫帶上僅存的一點錢急匆匆地到了城裡。

趙芳給大哥打電話求助:「大哥,我來城裡看病了……醫生說要手術,不過這大醫院花銷大,估計要十萬塊左右,你看能不能借給我?」老大沉默了一下,然後說:「這樣吧,我明天去醫院一趟。」

第二天一大早,趙文趕到市裡的醫院,還帶了一籃子土雞蛋。趙芳哭笑不得,「哥,你大老遠帶些土雞蛋幹嘛,醫院又不能做飯。」趙文摸了摸頭,說自己不知道。

他從兜里掏出三千塊錢,小心翼翼地交到趙芳手上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「妹子,哥家裡的情況你也知道,修房子把錢花光了,這三千塊是我讓媳婦兒回娘家借的,算是哥的一番心意。」趙芳知道二哥現在的處境,所以一再謝絕。趙文急了,非得讓妹子收下,趙芳沒有辦法,就叫丈夫接住了。

不一會兒,老大也過來了,剛走到病房門口他的手機就響了,於是出去接了電話再進來。他一邊把水果放在桌子上,一邊問:「哎呀,公司最近真的太忙了,大家又離不開我。對了,妹子你咋樣了?」趙芳說打針吃藥後稍微好些了。

趙權從包里掏出三萬塊錢,說道:「妹子,哥最近手頭有點緊,實在是拿不出十萬塊,這三萬你收下,等下個月我資金能周轉過來了,我再給你拿點過來。」

趙芳哭笑不得,搖了搖頭,「大哥,你這是打發乞丐呢。以前你做生意找我借十萬,我毫不猶豫就借了。現在你卻這樣對我!」趙權從凳子上站起來,「你這樣說就不對了,那十萬塊我不是慢慢還你了嗎?再說我這不是實在沒有辦法嗎,如果有,我能不借你?」

趙芳把手機掏出來,打開朋友圈,說:「嫂子隔三差五買名牌,難道不是錢買來的?比如昨天買的這個包吧,至少也得八萬以上,你現在卻在這哭窮。哎,想想真沒意思,算了,帶著你的錢走吧,我就算病死都不會用你一分錢!」

趙芳這人說一不二,趙權只好帶著錢離開。後來,趙芳從朋友那裡湊到了費用,病好后,她把飼料店關了,也去城裡做生意。趙芳這人重情重義,做事果斷,待人熱情誠懇,生意做得風生水起。幾年後,房地產越來越不景氣,趙權的公司關門大吉。

趙權的兒子念大學,他厚著臉皮找妹子借,趙芳說「沒有」,然後果斷地掛斷了電話。趙文的女兒念書的時候,趙芳安排住在自己家裡,還負擔她大學四年的學費。

老二老三和老大斷絕來往,村裡的人議論紛紛,大家都說趙權這人太自私,活該!

分享
分類: Uncategorized

精彩影音

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

精選文章 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