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美麗日報 Life - http://ins.bldaily.com -

窮小子與老牛相依為命,哥哥設計殺牛賣錢卻被他救了,老牛臨終前託夢告訴他「一個秘密」…

自古善惡終有報,不管你做的是好事還是壞事,老天都會看到,日後會報應到你身上,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一個老牛報恩的故事。

從前在一叫大嶺村地方,有一對兄弟,老大叫曾書,老二叫曾禮。曾書在二十時,娶了村裡老木匠的女兒馬蘭。曾書結了婚,兩兄弟再住一起,不免有些擁擠,也不方便。這時嫂子提出分家。家裡除了一座老房子,最值錢的就是家裡的一頭老牛了。

那時候,村裡有頭老牛已算很厲害了。就跟七八十年代,家裡有台拖拉機一樣。村裡有牛的人家並不多,也就十來戶。

那時曾書夫婦結婚生活用品基本都已佈置妥當,再搬家就有些麻煩了。考慮到曾禮一人生活,而那頭老牛是由曾禮從小看到大的,老房子留給曾書夫婦,那頭老牛歸曾禮。這也順了弟弟曾禮的想法,曾禮牽著那頭老牛又蓋了間新房子。

從那後,曾禮白天與老牛一塊耕地,晚上回家,生活倒也簡單自在。

這樣的日子過了有幾年,曾禮已經二十二了,村裡男子在這年紀連孩子都會走路了。可曾禮連個媳婦還沒著落,這在村裡是很丟人的事。大哥曾書和大嫂馬蘭不禁為他犯起愁來,俗話說長兄如父,弟弟不著急,可哥哥看在眼裡,急在心裡。

這天,曾禮被哥哥嫂嫂叫過去吃飯。

弟弟,你嫂子給你物色個女子,今年二十,長得倒也可以。你也認識,就是喬寡婦的女兒王紅。你現在年紀也不小了,這幾天過去看看,你嫂子跟她都談好了。曾書對弟弟說道。

婚房我們給你佈置,不過這彩禮錢,你得自己出。我和你大哥現在有了孩子,家裡實在拿不出太多的錢。嫂子馬蘭說道。

嫂子,那邊要多少彩禮錢?曾禮問道。

不多,我好說歹說,喬寡婦說只五十兩銀子就夠了。馬蘭笑著說。

其實在農村娶個媳婦,五十兩真不算多,暫不說大戶人家彩禮需要給多少,小戶人家娶個媳婦起碼七八十兩。馬蘭在這塊確實出了不少力。

可是我一下拿不出這麼多銀兩,現在手裡就幾兩碎銀子。曾禮說道。

我和嫂子給你計算好了,你那邊不還有頭老牛嗎?現在牛肉正是貴的時候,而且那頭老牛也活了二十多年,也已經老了。你現在賣,估計能賣個百十兩,拿出一部分娶媳婦,另一部分留著過日子。曾書說道。

咱村裡孟屠戶前些日子還問起咱家那頭牛呢,正好,你去跟他談談。價格能往上抬就往上抬。嫂子馬蘭說道。

咱家那頭牛?我再想想~。曾禮聽到大哥大嫂談起那頭自己從小看大的老牛,心裡有些不樂意。

你還想啥,你是要成家的男人,現在村裡有些長舌的人開始在背後對你說三道四了。曾書說道。

那頭牛我是不會賣的,不說它是咱爹娘留下來,它是由我一手看大的,幫咱家裡出了不少力,現在老了沒用了,我們就要賣它,良心上也說不過去不是。曾禮說道。

難道你要跟這老牛過一輩子?大哥聽到後激動說道。

別說了,這頭老牛分家分給我了,就是我的,我有權怎麼處理它。大哥、嫂子,我吃飽了,先走了。曾禮起身走了出去。

你這孩子……。曾書有些恨鐵不成鋼說道。

曾禮回到家中,看著牛欄那頭老牛,說道:你放心,我這輩子就算不娶媳婦,也不會賣你的。

那頭老牛不知道聽懂沒有,發出「哞哞~」叫聲。

這事過去了大半年,喬寡婦來詢問馬蘭,曾禮到底還娶不娶她女兒,再不娶就嫁給別人了。馬蘭忙賠不是說道:再等等~。

那咱說好了,今年曾禮不娶紅兒,明年我便把她嫁出去了,你也知道女子年齡大了,就不好找婆家了。喬寡婦下了最後通牒。

喬姐,那謝謝你了,我這兩天就去催促一下弟弟。大哥曾書說道。

你說你那弟弟也是,守著一頭老牛有什麼用,是能給他暖被窩,還是生孩子,我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傻的人。喬寡婦說道。

喬大姐,你說得對,……。馬蘭賠笑道。

曾書去過弟弟家好幾次,可是曾禮就是一根筋,說什麼也不賣那頭老牛。兩兄弟為了這頭老牛差點鬧崩了。而身為當事者的老牛聽到兩兄弟為了自己大吵不已,看著曾禮發出「哞哞~」聲。

你叫啥~,還不是因為你。曾書朝著牛吼道,後轉身離去。

沒事的,老夥計,你放心,我不會賣你的。曾禮摸著老牛頭說道。老牛用頭蹭著曾禮臉。

啪~。卻說大哥曾書回到家裡,把腳下一瓦罐一下踢碎了。馬蘭出來問道:怎麼,小禮還是不肯賣。

我怎麼會有這麼死腦筋的弟弟,可氣死我了。為了頭老牛,連媳婦也不娶。曾書埋怨道。

這也不是辦法,村裡那些長舌婦越說越離譜了,講什麼的都有。咱曾家在村裡都快抬不起頭來了。馬蘭說道。

哪有什麼辦法,咱家實在拿不出錢來了,還得給他置辦婚房。曾書無奈說道。

咱不如這樣,趁小禮不在家時,咱給他賣了,讓孟屠戶早殺了那頭老牛,這樣他也沒辦法。馬蘭出主意道。

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,行,就這樣辦!曾書同意道。

而第二天,嫂子來到曾禮家,看到他正在牛欄喂老牛。走過去,說道:小禮,今天你跟著嫂嫂去喬寡婦家跟王紅見個面,打個招呼。人家已經應了嫂子,這樣長拖著也不是辦法。

行,我跟嫂子去。曾禮拍了拍老牛說道。隨後曾禮跟著嫂子去了喬寡婦家。

而兩人剛走,曾書領著孟屠夫來到曾禮家,曾書說道:快點,他回來就賣不成了。

可這樣好嗎,讓你弟弟知道了,不跟你鬧翻了。孟屠戶邊開牛欄邊說道。

現在顧不了這麼多了,如果他能成家,有人照顧他,他恨我一輩子也無所謂。曾書說道。

兩人解開那頭老牛繩子,牽著往外走。老牛「哞哞~」叫著不想離開。兩人根本拽不動。

你這頭老牛也不懂事,小禮照顧了你一輩子,難道你想看他單身一輩子嗎?快走~。曾書說道。

而那老牛聽後,眼圈中淚水打轉,流了出來。它沒再掙扎,跟隨兩人離開了曾禮家。

而曾禮此刻正在房中與喬寡婦女兒有一句沒一句聊著,突然他腦中閃過自家老牛淚流滿面的畫面,心裡頓生起一陣不安來。

老牛~。曾禮說了聲,跑出喬寡婦家,朝著家裡跑去。

馬蘭和喬寡婦看到曾禮跑出去,問道女兒:他怎麼回事?王紅搖了搖頭,說道:不知道,說的正好好的,他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一般,嘴裡說了句:老牛。便跑了。

他怎麼知道的,難道這頭老牛真通靈了。壞了,快攔住他。馬蘭說道。隨後三人也追了出去。

話說曾禮來到家中,看到牛欄門開著,自家那頭老牛不見蹤影了。他想起大哥大嫂昔日說的話,轉身跑了出去。

而在孟屠戶店門口,圍著一群人在看熱鬧。一頭老牛被捆綁在地,孟屠戶正在磨刀。周圍人都很好奇,平日看慣殺豬,還沒看過殺牛。

孟屠戶試了試刀鋒,感覺可以了,朝老牛走來,高高舉起刀子,而那老牛看了眼寒光凜冽的刀子,閉上了眼,淚水從眼角流出來。

這是從人群中沖出一人,看著孟屠戶和地上那頭老牛,一下跑上前來,說道:你們要做什麼,誰讓你殺我家牛的。來人正是曾禮,曾禮一把推開正要下刀的孟屠戶,把捆綁老牛的繩子解開。老牛這時睜開眼睛,看向曾禮,頓時又生起希望。

你做什麼,難道你真想打一輩子光棍?曾書過來阻止道。

如果非要殺它才能娶上媳婦,那我選擇打一輩子光棍。沒想到大哥你為了所謂的面子,竟和大嫂騙我。曾禮說道。隨後曾禮牽著老牛在眾人注視下走了。

好,你走,我也不管了,真是好心當做驢肝肺。曾書氣道。

對不起,喬姐,看讓我家傻小子耽誤你女兒這麼長時間,實在過意不去。馬蘭道歉道。

幸虧我沒讓女兒嫁給那傻小子,跟著他,我女兒還不吃一輩子苦。喬寡婦說道。

你這弟弟真是個傻子,為了一頭老牛,媳婦不娶,連你這大哥也不認了。

太傻了,畜生就是畜生,哪能跟人相比。……。全村男女紛紛看不過曾禮行為,罵他大傻子一個。

曾禮並沒回家,他牽著老牛朝山上走去,來到一棵大樹下,依靠老牛躺著,說道:老夥計,我們以後不回村了。這次不成,下次他們還指不定做出什麼事來呢。

哞哞~。老牛低沉了幾聲。一人一牛躺在山上,望著夜空,也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卻說曾禮與老牛在山上度過了半個月,一天晚上,曾禮吃了些野果,與老牛相依而睡。

曾禮站在一黑漆漆的地方,向四周看去,卻看不到任何事物。

主人~。這時從曾禮背後傳來一道滄桑聲音。

誰在說話?曾禮轉身問道。

是我,我是你從小看到大的牛,我壽命今天到頭了,要離開你了。背後那滄桑聲音說道。

曾禮轉身看過去,在他前方不遠處,站著一頭老牛,曾禮仔細看去,正是自家那頭牛。曾禮驚道:老牛,你怎麼會說話?

這是在夢中,你我心靈感應,才能聽到我說的話,你先聽我說,我時間不多了。這些年,多謝你的照顧。雖然我是一頭牛,可是你卻給了我不次於人的待遇。我送你場富貴算作對你的報答。

我前世是個盜賊,也是個不孝子,經常打罵父母。有一次,我與父母吵架離家出走,在樹下避雨,被雷電擊中,一命嗚呼。這世我投胎成牛,來償還前世欠下的債。跟在主人身邊,讓我懂得了做人應該知恩圖報。你從這裡往西一直走,翻過兩座山,過一條河,會看到一座破敗的河神廟,在那河神廟的西牆根最東頭,你往下挖三尺深,裡面是我送給你的東西,明早你醒來便去,再過一個月,那裡就要拆了重建了。我走了,主人,謝謝你以往的照顧。那頭老牛說完一閃而過。

曾禮一覺醒來,想著剛才老牛說的話,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他轉身叫了幾聲老牛。那頭老牛未作回應,曾禮試了試它鼻息,發現早已斷氣。當天,曾禮含淚把老牛埋在山上,並為它豎了一塊墓碑。

卻說當埋葬完老牛,天已大亮,想著夢中老牛說的話,曾禮也不知真假。想了想,便朝著老牛口中說的地方出發了。曾禮不辭辛勞,翻過兩座山,又過了一條湍流擁擠的河流,在前面果然看到一座破落的河神廟,由於年久失修,屋頂都破了。他走進破廟,口裡說道「西牆根最東頭」,曾禮找到那地方,拿起稿頭從那挖了起來。

不一會兒,曾禮累的大汗淋漓,挖了有兩尺深,並未看到有什麼東西。他並未放棄,又開始賣力往下挖。

「當~」正在用鐵鎬挖的曾禮手被震了下,隨後聽到金屬碰撞的聲音,他彎下腰,看向裡面,發現一生銹的鐵皮盒子。曾禮露出喜色,清理下周圍的土,那盒子有一米長寬,半米高,他搬出來,上面已經上鎖,曾禮用鐵鎬撬開了那鎖,把鎖拿下來,掀開鐵皮蓋,看過去。

當鐵皮盒子打開的瞬間,從裡面散發出一道刺眼光芒。等曾禮適應後,看向鐵皮裡面,曾禮張著嘴說不出話來。

在鐵皮盒子裡,最上面鋪蓋著厚厚一層金葉子,曾禮拿起一片,摸了摸,是真金所做。曾禮把金葉子拿出來,裝進口袋,在看向裡面,下面放的都是些金子,還有數不清價值不菲的珠寶。曾禮把這些都裝進口袋中,隨後扛著鐵鎬朝原路返回去。

曾禮並沒回村裡,而是進城買了座大房子,先把那些金葉子、金子和珠寶安頓好,後回到村裡大哥大嫂家。大哥看到他,有些生氣,說道:你還知道回來!

小禮,進來做,那頭老牛呢?馬蘭把曾禮請到屋裡。

老牛前前兩天死了,我把它埋了。曾禮有些傷感說道。

看吧,當初讓你賣了多好,現在是一拍兩瞪眼,老牛也沒了,你媳婦也娶不了。曾書埋怨道。

大哥,大嫂,我這次來是接你們進城的。曾禮說道。其實曾禮心裡明白,一直以來,大哥大嫂想讓自己賣牛,也是為自己好,畢竟是一家人。

你說什麼?進城?你連媳婦都娶不上,進城幹什麼,去要飯的!曾書說道。

你們聽我說,那頭牛其實……。曾禮把老牛和那財寶之事說給大哥大嫂聽。過了會,曾書夫婦露出一臉不可思議,說道:這世間還有此事!

我已經在城裡買了房子了,是一座大宅院,咱兩家生活在一起,也不顯擁擠。曾禮說道。

卻說曾禮和曾書一家搬東西,打算進城,村民看到後,忙問:在這裡住的好好地,怎麼進城了,城裡房子咱平頭百姓可買不起。

你們有所不知,我弟弟成富翁了,發大財了,在城裡買好房子,接我們一家過去住呢!曾書一臉高興說道。

就那守著頭老牛的窮傻小子,不會吧?有村民問起來。這時,穿著華麗的曾禮走出來,一身貴氣。

哎呀~,這曾禮真不一樣了,看他穿的衣服。我們這輩子估計也穿不起。村民紛紛說道。而此刻最為懊悔的就是喬寡婦母女,看到一夜顯貴的曾禮,再看看大著肚子,穿著樸素的王紅。不得不說,這人啊,還真是富貴有命。

村民羡慕的看著曾家兩兄弟拉著行李浩浩蕩蕩進城去了。

等進了城,一家子定居下來。馬蘭為小叔子曾禮找了一位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,兩人婚後很是恩愛,生下一雙胞胎。兩家子生活過得一天比一天幸福甜蜜。

 

想要每天看新影片? [1]按這裡訂閱Youtube頻道 [1]!

加入Line好友,Fun新聞自動送上門 [2]!

閱讀更多美麗日報新聞:http://bldaily.com [3]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