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十年代初期,我爸爸抓住了機遇,在廣州開了一家小公司,一直經營得順風順水的。大學畢業後,我就直接在我爸公司上班了。我爸說我剛畢業,沒經驗,所以就讓我先在基層崗位鍛煉幾年,熟悉一下業務。

我有個同事叫李海,也是大學畢業生,來公司一年了。平時做事效率高,任勞任怨,品格端正,經常得到爸爸的誇獎。爸爸常說:「你要是有李海一半厲害,我就放心把公司交給你了。」

於是我開始向李海學習怎麼處理業務,這一來二去就看上眼了。兩個月前,他還跟我求婚了,我也很愛他,就答應了。回去後,我跟爸媽宣佈這個好消息時,我本以為他們會高興。卻沒想到迎來的是爸媽的責罵。

爸爸說:「不要以為我們家就你一個,家業就非得你繼承不可,要是你和李海結婚,我就沒你這個女兒。等我老了,我就把公司賣了。」

我說:「你不是常誇李海做事做得好嗎?怎麼……」

媽媽打斷了我的話,「別說了。人家李海是農村人,家裡還有兩個妹妹在讀書,以後你們在一起了壓力得多大啊?你們倆現在愛得要死要活的,等真正在一起生活了,就知道苦了!到時哭都來不及。古時候講究的門當戶對不是沒有道理的。」

我也生氣了,說:「將來會受什麼苦,我不是沒有想過,我已經做好準備了。我甘心和他一起吃苦奮鬥。反正我不管,我都答應跟他結婚了,就非他不嫁了。」

爸氣得一拍桌子,「好啊好,女兒長大了就管不住了。你要是跟李海結婚,我和你媽肯定不會去的。」我感覺很委屈,轉身就離開了家。

隔了一個月,我帶著李海回家,又說了結婚的事,爸媽還是不同意。去了三四次,怎麼都說服不了爸媽。於是我和李海計劃著先把婚給結了,或許慢慢的,他們可能就接受了。

婚禮前一天,我還是不死心,給爸媽都發了短信,「爸媽,我和李海明天結婚了。我們的婚禮就在瑞源酒店二樓舉辦,給你們留了位置。」爸媽一直沒回复我。

婚禮當天,我在人群裡尋尋覓覓,好多親戚朋友都來了,很熱鬧。可是我們家那邊的親戚一個都沒來,爸媽也沒來。我表面上笑得很開心,但心裡還是有些難過。

晚上李海問我,「是不是爸媽沒來,不開心?」

我委屈地說:「是,在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,我還是希望他們來。他們會不會,真的不認我了。」

李海說:「寶貝別擔心。你爸媽還是心疼你,明天我們一起去看看爸媽,順便帶一些禮物給爸媽。」

我說:「爸媽會見我們嗎?」

還沒等李海說話。突然,手機一響,一條信息彈出來——是銀行的短信。

您尾號為8956的賬戶通過自助設備轉入金額100000元。

看完短信後,我已經泣不成聲。這張卡我不常用,是我讀大學時爸媽給我轉錢的常用卡,只有他們有我的卡號。上班後我就用公司辦的卡了,這錢一定是爸媽轉的。

我打開通訊錄,正準備打個電話給爸媽,媽媽的電話就打過來了。

媽媽說:「你爸好面子,不好意思服軟,其實我們都只是希望你以後能過得好好的。那十萬塊是給你的嫁妝。以後啊,好好照顧自己。要是以後李海敢欺負你,隨時回娘家。」

 

分享
分類: 生活

精彩影音

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

精選文章 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