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獨家】瀋陽陸軍總院實習醫生親歷活摘器官

In 真實的故事


旅居加拿大的喬治90年代親歷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全過程,他最近向大紀元披露了那可怕的經歷。(伊鈴/大紀元)

軍隊押送 持槍逼迫 活摘腎臟 活取眼球 我快崩潰了

【2015年03月05日訊】(編者按:當大紀元記者伊鈴如約來到採訪地點時,喬治不安的表情還是讓人吃了一驚。那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、壓抑了許久的一種痛苦。這種表情,在採訪過程中多次出現;不止一次,這種痛苦令喬治不得不停下來;也不止一次,他的臉上現出深深的恐懼。為了安全考慮,本文隱去了具體時間和受訪人的細節。)
 
口述:喬治,採訪、撰文:伊鈴
 

事情發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。當時我是某軍醫學校即將畢業的學生,正在瀋陽陸軍總院泌尿外科實習。有一天醫院突然接到瀋陽軍區的電話,說是一個軍事命令,要求醫務人員馬上上車,去執行一項軍事任務。

 

秘密軍事任務

當時大概是下午時間,記得還剛吃過飯。科主任開始點名,沒被點名的醫生、護士要求離開;被點名的人員留下來,我也在點名之內。然後科主任命令:所有留下來的人從被點名的那一刻起,切斷與外界的一切聯繫,包括跟親人、朋友;任何人不能碰通訊工具,如電話機等。

出發時,我一片茫然,不知道要去幹甚麼。我們這些被點名的醫生、護士共6人,其中2個女護士(一個護士長,一個護士),其餘4個男人(3名軍醫加我這個實習生)。然後馬上集合,上了一輛被改裝過的麵包車。

上車時,發現醫院出動了2輛同樣被改裝過的麵包車,我們上了其中的一輛。另一輛的情況不清楚。我還看到,我們車前面有軍車,軍車的門還沒關,裡面是拿著槍的士兵。

上車以後,車子馬上啟動。前面有軍車開路,車開出陸軍總院以後,就上了高速公路,車速特別快。開路的軍車打著警燈,嗚嗚的叫,高速路上所有的車都給我們讓道。

我們坐的車內用淡藍色的布完全封閉,一路上也不讓看外面。透過布簾的縫隙,我看到副駕駛座上也是坐著帶槍的士兵。

車開到一個地方停下來,我們下車,發現這個地方周圍有很多山,建築物的周圍有穿軍裝的士兵站崗。有一個軍官來接待我們,聽那位軍官說,這是離大連很近的一個軍隊監獄。

活摘腎臟

當天晚上,我們住在當地軍隊招待所,房間外面有士兵站崗。早晨起來,一個護士跟2個軍人到監獄裡去取血,對血型。取血回來之後,我們全都上車,車子很快啟動。也不知道到了甚麼地方。停下車之後,我從虛掩的門縫向外看:原來,我們車的周圍全是站著拿衝鋒槍的士兵,所有軍人都是臉朝外,後背朝內。

我們在車上等著,不許有任何動靜。這個改裝車後面的門能打開,沒有鎖死,是虛掩的。過了不久,突然有人敲車門。推開門之後,只見4個體格強壯的軍人押著一個人過來。

押上來之後,把人平放在黑色塑料袋上面。車上早就鋪好了一個大概2米多長的黑色塑料袋,特別寬長,一看是特製的。我看到那個人的兩隻腳是用一種特製的、類似於纖維的、很細的繩捆住。這種繩勒住,一動就會陷到肉裡。他雙手被反綁在身後,脖子上繞了一根繩,跟後面綁著的雙手連著。只要踩著他背後這根繩子,人就起不來。因為一動,就勒住脖子,人沒法起來,掙扎不了。

進來之後,對面的醫生告訴我,讓我踩住他,不讓他動。當我按住他的腿時,我能感覺到他的體溫是熱的。

我看到他的喉部全是血,正在流動的鮮紅色的血,整個喉部被血流的模糊,看不清傷口的形狀,但可以肯定有傷口。

這時,所有醫護人員在護士的協助下迅速穿好手術服,包括帽子、口罩、手套,只留2隻眼睛。我當時充當的角色是助手,負責剪斷動、靜脈、輸尿管。護士長馬上用剪刀把他衣服剪開,然後用消毒液在他的整個腹部到胸部,大面積消毒3遍。

這時,其中一個醫生拿著手術刀,從劍突下(胸骨下)作切口,一直劃到臍部,作一個大切口。當時他的腿在抽搐,他的喉部已經發不出來聲音。然後醫生把整個腹腔打開。當時,血啊、腸子啊一下就冒出來。一個醫生把腸子往對面一推,很快就取到一側腎臟;對面的醫生負責取另一側的腎。

只聽到醫生說讓我去剪動、靜脈。當時要求必須留出來一截做吻合用。當我用伸出去的剪刀一剪下去,血一下就噴出來,身上,手上噴的全是血。這血還在流動,證明人是活的。

醫生動作非常熟練、速度非常快。當時,左右兩個腎臟都取出來了,腎臟已經在醫生手裡了。另一個護士拿著一個恆溫盒,取出來的臟器就放在恆溫盒裡。

活取眼球

同時,我對面的醫生讓我去取眼球。我當時是坐著,我向他的臉部看去……我看到,他睜著一對十分恐怖的、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眼睛,看著我……恐怖,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恐怖。真是看著我,他的眼皮還在動,他是活的……

我腦袋已經一片空白,全身發抖,虛弱無力,都已經不會動了。這太恐怖了!

我想起頭一天晚上住招待所時,裡面的一個軍官來告訴我們負責人說:不到18歲,是個非常健康的活體。難道是他?活體摘除器官,太可怕了。

我告訴那個醫生,我做不了。

這時,對面的醫生,用左手手掌把他的頭狠狠的摁在地板上,2個手指把他的上眼皮把住,右手拿止血鉗一剜,整個眼球就出來了……

當時,我不能再做甚麼了,我在發抖,全身是汗,處於虛脫的狀態……

等待活體器官

這時,一個醫生敲了一下隔板,副駕駛位上的軍人就用對講機呼叫,然後後面車門進來4個軍人,用另一個2米多長的黑色塑料袋把那個人整個套住。此時他已經不會動了,軍人把他拖到車門外停著的、一輛帶蓬的軍用卡車上。

這時我們的車門快速關上,啟動。我們所有的手術服,手術帽,橡膠手套全都放在一起,等著回去銷毀。車子在軍車開道下,以特快速度往回開。

回到醫院,我們把器官送到手術室。此時,手術台上已經站著另一批手術醫生,他們早已準備好,在等著做器官移植手術…….

此時,我已經不能再做任何事,全身軟弱無力。主任看我的情形,讓我在一邊休息。旁邊有休息的地方,我還能看到他們在做手術。

精神幾近崩潰

由於極度的恐懼和驚嚇,我回家以後全身無力,開始發高燒。當媽媽問起,我只是簡單講了一下緣由,媽媽以為只是普通的外科手術,並沒有當回事。我不敢跟任何人說起,家裏其他人都不知道。從那以後,我很快離開了瀋陽陸軍總院。

但是痛苦遠遠沒有結束。一方面,這件事情太恐怖了,我承受不起再刺激,我不想再提起;我也擔心被中共追殺,被滅口;加上我親眼見到鮮活的生命遭受虐殺,內心極度不安。這種無形的精神壓力,使我痛苦不堪。

很長一段時間內,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,眼前顯現的都是那個恐怖的場景:那個麵包車內,所有工作人員穿著白色手術衣,白橡膠手套、白帽子、白口罩,只有2個眼睛露外面,車頂是強光燈照著,底下躺著的是一個被活體摘取器官的、我們的同類,一個活生生的生命……他的那雙眼睛,那個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痛苦的、恐懼的眼神,就那麼恐怖的看著我……

我的心靈承受不了,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無法體驗那種痛苦。很長一段時間,我感覺都快要瘋掉,人要崩潰了。這麼多年過去了,經歷多年的心靈掙扎,那種恐怖的記憶仍然無法抹掉。多少年來,我不想去觸及,有意迴避它。因為一提起這件事,我就無法自持,感覺就要崩潰。

當海外媒體曝光大陸活摘器官時,我一下就明白了:這一切都是真的,而且在中共的軍隊系統早已存在。只不過,鎮壓法輪功讓他們找到一個更大的器官供應源。


加拿大獨立調查員、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∙喬高(David Kilgour)認為對中國最好的幫助就是制止中共活摘器官。


美國的資深中國問題專家葛特曼(Ethan Gutmman)2014年8月12日正式發售他的新書《屠殺》。他表示,新書中披露了大量的新證據證實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罪惡,特別是在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後,開始大規模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,並且這個罪惡現在還在繼續。他指出,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其中是一個重要人物,中共最高層都知情。
責任編輯:岳怡;覆核編輯:姜斌

 



 

广告

 

 

相關文章

還記得女星「Linda」嗎?消失2年的她近況終於曝光啦!她自爆這期間「都在咖啡廳打雜」,如今想婚了!

還記得當年在台灣超夯女星「Linda」嗎?以歌手身分出道的她,後來轉行改當演員,陸續接演了一些戲劇、電影拍攝,知名度瞬間暴漲!除了歌手、演員身分之外,她私底下還有另外一個身分…..就是身價上億的「影城千金」! 眾所皆知,Linda(廖語晴)的爸爸是秀泰影城的董事長,在台灣擁有14家戲院,事業相當龐大!但儘管擁有豪門身份,她仍然還是積極地拓展自己的演藝事業,後來甚至還參加電玩世界盃比賽,奪下女子組冠軍! 但在2年前,她客串完電視電影《傻瓜與睡美人》後,竟無預警淡出演藝圈,許多粉絲都在癡癡盼她回來,一直到前陣子她參加好姊妹「安以軒」的婚禮,才又漸漸出現在鏡頭前,而她近日也終於鬆口「消失的這兩年」其實都在咖啡廳打雜! 據報導,原來這兩年,Linda回到家裡幫忙打理家族事業,擔任爸爸的特助,平常除了學習電影院的經營,也接下了咖啡廳管理!為了讓自己經營快速上手,她甚至自我進修,特別考了歐洲國際認證咖啡證照,以及烘焙證照、蛋糕證照,為工作付出許多心力! 圖片來源:Linda’s FB 她也透露,雖然表面上是掛著經營者的頭銜,但其實是個打雜的!咖啡店裡的所有事物,都必須由她一手包辦,從服務客人,到水電工程發包,每一季的員工考核,都是由她負責。她笑笑地說「現在即使要我端盤子也可以,我想先知道這個行業在幹嘛,接著再靠自己累積經驗、慢慢學習。」 雖然現階段忙於經營事業,但她的內心其實有了想婚的念頭,當時擔任好姊妹安以軒的伴娘,看到婚後夫妻倆甜蜜幸福的模樣,讓她直呼「想要找個人嫁了定下來,想要經歷感情跟家庭。」 圖片來源:Linda臉書 最後附上小編以前超愛Linda的這首歌:

Read More...

我和他戀愛三個月,那天他突然來我家提親,沒想到竟發生了「這件事」…我瞬間抱頭痛哭!

01 那年夏天, 我是一個很文靜的女孩,在家裡是獨生女,現在28歲了還沒有談過一次戀愛。 那一天,我通過網上的漂遊瓶認識了阿輝。 看過照片,他是個很帥的男人,他不會常常說一些很甜蜜的話,沒有任何經驗。 我們聊的很火熱,我感覺自己像遇見了知己一樣,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感覺,我很快就在網上與他建立了關係。 那時候我們,每天都過得很開心。 02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每天都很幸福、快樂, 那時早上和晚上,他還會送花給我。 晚上不管多晚都會把我哄睡後,他才能放下手機。 我一直沉浸在他給我的愛情城堡裡面無法自拔。 一個月後他來到我的城市找我,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,他看起來比照片上還要帥多了,那天我們吃了一頓飯, 然後去購物,我給他買了很多昂貴的禮物。 那時候我覺得他真的對我很好很好。 03 後來因為他要回去了,他走的時候我還塞了點錢給他,因為我自己的收入很好,我爸爸是工地的老闆,也算是小有成就。 他略有推脫著,但最後還是拿了。 回去後依然每天哄我開心,讓我覺得他會一直不變的用真心對待我,那時候我覺得我找對人了。

Read More...

鯨魚的死亡,成就了「海底的綠洲」!原來「鯨落」就像是鯨魚最後留給大海的溫柔…

鯨魚是大海的頂端生物,但牠的存在同樣供給了無數底層生物的養分。在一隻鯨魚逝世後,牠的屍體會緩緩往下沉,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才墜落海底,而這個過程也有一個充滿詩意的名稱:「鯨落」(Whale Fall)。 ▼在光線照射不到的海底,鯨魚的鯨落是養分重要的供給來源。1987年,一組生物學家在搭乘潛艇考察時,發現深海綠洲中的細菌,竟和鯨魚骨架上的細菌相似,代表牠成為了生物重要的棲身之所,才開始進行有關「鯨落」的研究。 ▼鯨魚在化身為深海養分有分許多階段,第一階段就是當完整的鯨屍沈落海底時,會出現第一批食腐動物前來瓜分,包括睡鯊、盲鰻,以及被稱為端足目動物的極小蝦狀甲殼動物等等。牠們會拆解鯨屍的柔軟組織,分解到只剩鯨骨。 ▼這些食腐動物每天可以消耗40到60公斤的鯨屍,數字看似驚人,但要吃光一隻鯨魚仍需數年的時間。等到鯨魚的腐肉被蠶食殆盡後,就進入第二階段,無脊椎動物進入,以第一階段殘餘的食物維生。 這些甲殼類、軟體類動物,以及多毛綱動物(一種在海底最冷地方也能生存的蟲子)會霸佔鯨屍,並將剩餘的鯨魚養分吞噬。從開始研究鯨落後,科學家曾在這個階段發現過許多新物種。 ▼當第二階段進行約2年後,大量細菌就會佔領鯨骨,並進入鯨落的第三階段。這些細菌會以鯨骨內的脂和油為食,將脂類轉變為對這個生態系統十分關鍵的「硫化氫」。這個第三階段可以持續50到100年之久,且跟海底的熱泉和冷泉創造的環境相似,在充足硫化氫的存在下,它們都會成為貧脊海底中最富足的所在。 ▼以下是有關鯨落的介紹影片。 「鯨落」就像是鯨魚最後留給大海的溫柔,牠的死亡,成就了海底的綠洲。在那個無氧、無陽光,並被有毒化學物質環繞的環境,鯨落是牠們最重要的棲身之所。不過隨著人類大量獵捕鯨魚,這樣的鯨落也日漸稀少,間接破壞了海底的生態環境。保育鯨豚不僅是為了大海,也是為了人類自己!

Read More...

閨蜜打來約我吃飯,吃完後結帳時她突然「拿出一張卡」給服務員,我氣得第二天直接封鎖她!

我有一個要好的閨蜜,從大學到出來工作後,一直都保持著聯繫,但有一件事讓我徹底看清了她。 雖然就是一件平常的小事,但就因為這些細節問題,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人品了。 我家條件比閨蜜稍微好一點,她爸媽前些年下崗後,就一直沒有穩定的收入,開了一個小店維持生活。 而我爸媽都是以前廠裡退休的領導幹部,相對來說家裡收入還是比較穩定。 所以我一工作賺了錢,每次出來基本上都是我請閨蜜吃飯,從不讓她掏一分錢,她也習慣了我請她吃。 有一天,我還沒下班的時候,閨蜜就打了一個電話過來,說是和一個朋友逛街剛好逛到了我公司樓下,就準備叫我一起去吃個飯。 心想難得閨蜜會主動約我吃飯,我也爽快答應了,後來我收拾了一下就下班了,看到閨蜜時,她就提議去吃附近一家新開的自助餐廳,說味道不錯,之前還去過幾次。 (示意圖) 很快,我們三人就來到了那家自助餐廳,只見她們兩人快速的去拿菜區拿了很多菜過來,堆滿了整張餐桌,我那時還開玩笑說她們是不是要把這家餐廳吃垮啊! 閨蜜笑著說:「沒事,你儘管吃。」 (示意圖) 看著她們狼吞虎嚥的樣子,我瞬間覺得她們是有多久沒吃過東西了啊! 連旁邊的服務生都看傻眼了,我也只能默默的在一旁不好意思的吃著。 (示意圖) 最後,看了一下餐桌,還好沒剩下多少菜,不然就會被罰款了。 只見閨蜜在那兒打了兩個嗝,拍拍屁股就準備起來了,就對我說:「吃得差不多了吧!我們走吧!」 只見她大搖大擺的來到了收銀台,叫服務生買單,過了一會兒,服務生算出來,一個人60幾塊,加上一些餐位調料費,三個人一共也才200塊(折合台幣900塊左右)。 我覺得這頓吃得確實還挺便宜的,就準備還是把單買了,正當我去包裡摸錢的時候,突然閨蜜攔住了我,只見她從包裡拿出了一張卡遞給了收銀員說:「這是你們上次送的優惠卡,說這次來可以免兩個人的錢。」 (示意圖)

Read More...

為什麼故宮裡有的地方叫「宮」,有的卻叫「殿」?原來我們誤會大了!

北京故宮,舊稱紫禁城。(維基百科) 宮殿,我們常用來形容高大的建築物,特別是皇家的建築,可你知道嗎?宮和殿可不是一個意思哦,我們通常總將〝宮殿〞連起來叫,其實是對它兩的〝誤解〞。 今天,就以故宮為例給大家科普科普〝宮〞和〝殿〞的意義。 〝宮〞和〝殿〞的區別 〝宮〞是指由多個套間組成的屋子,在遠古時候,最早指老百姓們遮風避雨的地方。而後來,這個詞漸漸專指只有皇帝才能擁有的建築。 〝殿〞,最初的意思是指人的臀部,這個部位基本屬於人體下部,有居尾部的意思。我們經常說,〝你們快跑吧,我來殿後〞,這個〝殿〞就是〝在後面〞,〝在底部〞的意思。當然,後來這個字慢慢演變為建築學上的一個專用語,泛指高大的房屋,可以指皇帝、官員住的,也可以指給神佛住的,比如大雄寶殿等。 〝宮〞和〝殿〞從外形上看,其實沒有太大差別,它們最主要的區別在於功能上。 細心的小伙們會發現一個問題: 故宮裡為什麼前朝的三個〝大房子〞要叫太和殿、中和殿、保和殿?而後廷的房子(包括東西六宮)要叫干清宮、坤寧宮、翊坤宮、永和宮、景仁宮等等呢? 其實這些叫法的不同就體現了〝宮〞和〝殿〞的區別。 有句古話叫〝國事曰殿,家事曰宮〞,意思就是說如果一個地方是專門討論國事的,我們就以〝殿〞來命名;如果討論家事的話,我們就以〝宮〞來命名。 所以很明顯,前朝三大殿:太和殿、中和殿、保和殿都是皇帝和群臣討論國事的地方。 咱們看影視劇的時候經常會被誤導,認為只要一上朝就是在太和殿,其實這是誤解。太和殿,是整個故宮裡等級最高的,又叫〝金鑾殿〞,一般情況下,它都是大門緊閉的,只有在舉行〝大朝禮〞時,才會打開,比如新皇帝登基即位、皇帝大婚、冊立皇后、命將出征等;此外每年萬壽節、元旦、冬至三大節,皇帝也要在太和殿接受文武官員的朝賀,並向王公大臣賜宴。 所以〝殿〞,可以說是皇家建築里等級最高的,一般是皇帝處理朝政,商討國事的地方。當然,有的〝殿〞還是神仙們的居所,供奉着神,比如欽安殿。 而〝宮〞呢,一般來說,是指皇帝和家人們住的地方。比如干清宮,從明朝一直到清朝的康熙帝都把這地方作為自己的寢宮,還有各個妃子居住的東西六宮等等。所以可以說〝宮〞是和家庭生活聯繫在一起的。 一、有個地方〝亦宮亦殿〞 上面給大家介紹了〝宮〞和〝殿〞的區別,是不是長了很多知識呢!其實故宮裡有一個地方非常特殊,它〝亦宮亦殿〞,歷史上它曾做過〝殿〞,也做過〝宮〞,在哪兒呢?就是它—保和殿。 保和殿,如今是故宮前朝三大殿的最後一個殿,明朝時它曾有過兩個名字—〝建極殿〞和〝謹身殿〞,之所以用〝殿〞命名,說明它是和〝國事〞相關的,比如清朝時,這裡要舉行為國家選拔人才的考試—殿試;每年除夕、正月十五,皇帝要在此賜宴外藩、王公及一二品大臣;年末的時候,宗人府、吏部要在保和殿填寫宗室滿、蒙、漢軍以及各省漢職外藩世職黃冊。 而它在歷史上還有兩個名字是和〝宮〞相關的—清朝時這裡曾被叫做〝位育宮〞和〝清寧宮〞。

Read More...

小女嬰「天生聽障」,當她「第一次」聽到媽媽聲音時,超豐富的表情,讓你瞬間飆淚!

小嬰兒有的時候可以很討厭、很吵,但可愛起來,可能是人類的基因吧?一定會被他們感動或是忍不住想要好好對待他們!   有些人很幸運孩子很健康,但有些孩子不幸的天生有缺陷。   接下來要看到的這個可愛小女嬰,媽媽Cisty Keane 在2017年8月將她生下,但難過的是,小女兒天生聽障,什麼都聽不到。   醫生研究了一下發現有解決的方法,接下來看到的就是當小女兒第一次聽到媽媽聲音的感人畫面喔!     影片中可以聽到媽媽說:「哈囉」時,寶寶笑了,接著一直跟她說:「嗨」,寶寶的臉充滿感情。   然後當媽媽說:「我愛你」時,寶寶馬上變臉快哭了,快來看一下這段超感動的畫面吧:     是不是很感人呢?來讓我們看看這對母女的照片吧:    

Read More...

Mobile Sliding Menu